欧冠

道门九技 第33章 徐有才

2019-10-12 18:19: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门九技 第33章 徐有才

“道长,有什么不对吗?”看着生一异样表情,沈清急忙问道。

“这是何人所选?”生一蹙眉问反。

沈清闻言,将目光投向徐有才,尴尬笑着。

生一心中顿时了然,想然他就是那个没学到家的术士。

“小友云斗几何?上下何字?三山滴血何处?”

本想开口,却见那名道士缓缓睁眸开口询问。

生一闻言,眉头顿时一挑,眼中露出一丝惊异。

这是道门正一一脉的问询话语,三问分别为询问修为、师父师爷辈分与正一授箓方式。

不过很可惜,自己并非正一一脉,做了个道礼回应:“箓牒仙阶方士,不知尊师何字,不滴血于三山。”

徐有才闻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并未理会而是闭上双眸。

生一瞧见他这般傲慢,心中觉得好笑。

连基本风水术都没学会,有何好狂的?

“道长莫怪,徐道长他就这样,您看下哪里不妥?”沈清见状急忙上前圆场。

生一也没计较,指着地图上标记的点道:“此穴为雄鹰腾飞穴,若穴居正位子孙必有一代可如雄鹰展翅腾飞而起!”

“奈何,这鹰飞不起来,也活不了多久,是个死穴。”

还未等沈清开心够,生一最后一句话犹如冷水般泼了下来。

正欲询问解法时,耳边传来冷哼声。

“哼!黄口小儿!”

“此穴乃上品大穴,鹰翅飞展,前有仙水活接,如何能成死穴!”徐有才言语中满是不屑,道。

“此处乾位来风,巽位出风,鹰向却刚好相反如何能飞?”生一指着地图上的山势走向,继续道:

“水虽好,可巽位远处有一小山脉阻挡,看似不影响走风,但它为山脉,风过回走,形成回风煞!与其说是腾鹰不如说是困鹰局。”

“先祖葬于此处

,后人先是偶有福荫,不出两年便会人丁单薄,均无善终!”

沈清听到这不由倒吸了口凉气,瞧着图中所标位置,眼中尽是惊骇神色。

这块墓地可是他最中意,也花了数百万才请徐有才点穴,谁曾想是个大坑!

“胡说!本道乃正一派授从九品天枢院左判官,岂会看错此等大穴!”徐有才立即起身怒斥,身为道门正统的他岂能被一名野道士这样置疑?!

“我说小娃娃,道门问法都回答不上来,还敢在此口出狂言!”徐有才脸色完全没了先前淡定。

在他说话之际,悄悄瞥了眼地形图,若仔细研看确实是一道回风煞!

“此等大穴人人趋之若鹜,如何能留给你点?若不是你无能,便是心怀不轨!”生一言语先是平缓,当说到最后一句时,眼中瞬间露出狠厉神色。

隐隐察觉,此人似乎就是要肃清之人!

两手随即抱拳,若真是他,便留不得!

“简直荒唐至极!本道岂容你这野道士来评说!”徐有才被生一这么一说,起身怒言,双眸中满是愤怒神色:“哼!如此辱我,从此以后你沈家一事与我无关!”

说完后,一挥道袍快速走出房间,沈眉见状连忙追了出去。

“老沈,你这....哎!”彭淮见状也是欲言又止,一同追了出去。

沈清则是满脸尴尬,依然有些怕得罪了徐有才,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长.....”

“你的风水局是否由此人所布?”生一瞧着他背影,望了片刻转身冷然一问。

“是.....”沈清坐下来,喝了口茶无奈回应。

“将院中松树砍了,明年春季种上枣树。”生一淡淡道。

沈清闻言,原本黯淡眼神又闪出一丝亮芒。

竟然又一眼看出了屋中风水局!

“道长,可徐道长那边.....”

沈清对须有才还是有些忌惮,毕竟人家是真正的道门正派。

“道门之事,闲人莫问。”

生一眼神微微一转,看着神情漠然道。

沈清看着生一的眼眸,他的眼神此时竟然冰冷的可怕!

“道长!道长您慢点!”

沈眉慌张追出去,口中不断喊着。

可徐有才并未停下,而是直接上了车,脸色冷然地坐在车中,眼里全是怒意。

“道长,这可如何是好啊!现在大哥很相信那个小道士!”沈眉坐在前座满脸担忧神色。

此时,彭淮也上了车,蹙眉坐在驾驶位上。

“彭总....你看半路杀出个陈咬金来,这件事咱们就.....”看着旁边的彭淮,沈眉急切道。

“可以,就是不懂你儿子的命跟三千万比起来哪个重要。”彭淮靠在座椅上,把玩着手串悠然道。

“我....彭总我已经为你做了这么多了,你就放过我吧。”沈眉被这么一说,立即露出乞求神色。

彭淮未答话,而是微微侧头问道:“道长,可还有解决之法?”

“本道乃正一门人,本不屑与区区野道相争,但见你一心向道,本道愿意替你清除此人,只不过.....”徐有才依旧闭眸,悠然一语。

彭淮闻言瞬间明白,脸带笑意道:“这个自然,事成之后愿再奉上一千万。”

徐有才听闻,摇了摇头叹气道:“哎,同为道门之人,要我下杀手实在于心难忍啊!”

“道长,您是正一门人,对于那种野道邪道自然是要管管,这一千万不过是先孝敬您的,事后还有一千万。”彭淮随即堆笑,现将一张银行卡递到徐有才面前。

他微微睁开双眸,缓缓伸手将卡收入袖中,脸上露出抹笑意道:“肃清邪道是本道的义务,你们放心便好。”

“多谢道长了。”彭淮满是笑意说道,但一转身脸色立即变得很可怕。

夜晚很快便降临,生一被安排到二楼一间客房。

虽然已经是深夜,奈何心绪难宁,久久凝望于天上星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西童,你说他为什么要害人?”生一通过神识问道。

“兴许是利益吧。”

“咱们道门不是以‘无’为最高之境,如何能被利益所迷惑?”生一急切询问。

“这个....这个我也不懂啦,主人您现在行于俗世,或许很快便能明白。”西童有些尴尬回应。

生一闻言顿时陷入沉默,遥望着前方,心绪飞远。

莫非这都市真有那么不堪?

正思索之际,感觉一阵风从面前拂过,双眸立即凝起,嘴角勾起笑意,眼神满是冷然精光。

要来了吗?

湖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崇左治疗卵巢炎方法
漯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湖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崇左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