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风鬼传说 第608章 效忠

2019-10-12 21:44: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608章 效忠

孟秋晨揉着下巴,沉思片刻,说道:“杜基的兵力和战力虽说远不如宁南和贝萨,但也不能太小看,现在杜基军都龟缩在哈吉,无论是宁南还是贝萨,想要在短时间内攻下哈吉,也非易事,如果附近的纳米尔城还被敌军占领着,那么在攻城时,很有可能遭到内外夹击,风险太大。”

上官秀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所以,宁南人和贝萨人都横下一条心,无论如何,也得先拿下纳米尔城。”

“可是在纳米尔城这里如此硬碰硬的决战,对于双方而言,都非上策。两军对阵,若无十成十的取胜把握,总该给自己留下一丝余地,现在双方都投入大军团作战,等于都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姿态,仗打到这个地步,谁都撤不下来了,就是不知道谁能会笑到最后。”孟秋晨耸耸肩,语气轻快,似笑非笑地说道。毕竟事不关己,他也乐得轻松。

上官秀笑道:“如果贝萨人能打赢这一战,那事情就有意思了。”他还真想知道宁南留没留有后手,是否已在杜基投入了全部的军力。

孟秋晨琢磨了一会,缓缓摇头,说道:“贝萨人,恐怕很难打赢这一战。”“哦?”“因为,相较于贝萨人,杜基人更倾向于宁南人。”

上官秀正要继续发问,一名宪兵从外面走了进来,拱手施礼,说道:“大人,营外有一男一女求见。”佰渡亿下嘿、言、哥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一男一女?”

“他二人自称是逍遥堂的弟子。”

“哦。”上官秀想起这二人是谁了。他扬头说道:“带他二人到中军帐来见我。”

过了小半个时辰,宪兵把求见上官秀的二人带至中军帐。两人见到上官秀后,一同拱手施礼,说道:“小人参见大人!”

上官秀只随意地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免礼。那名青年开口说道:“大人上次对小人的训诫,小人都牢牢记下了,这次前来军营,求见大人,是有一物,请大人观瞻。”

“哦?”上官秀被他吊起了胃口,笑问道:“你说的东西,是何物?”

“就在帐外。”

上官秀笑了笑,挺身站起,说道:“带我去看。”

走到中军帐外,只见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马车,马车的后面装了两口大箱子。青年抬手马车上的箱子一指,赔笑着说道:“小人想让大人看的东西,就装在箱子里。”

“嗯。”上官秀点点头,挥了下手,有宪兵大步走上前去,把两口大箱子从马车上抬下来,放到地上时,发出嘭嘭两声的闷响,听得出来,箱子里装的东西很沉重。

上官秀扬了下头,示意宪兵把箱盖打开。等两名宪兵把两口箱子的箱盖齐齐掀开时,在场的众人探头向里面一看,脸色同是一变。

只见两口箱子内,装的都是血淋淋的人头,加到一起,少说也得有上百颗之多。

看罢,上官秀眯缝起眼睛,淡然问道:“你这是何意?”

“回禀大人,这正是逍遥堂实力的展示。”青年正色说道:“这些人,都是神剑门同源县平城分堂的弟子,小人斩下他们的首级,分堂业已被小人摧毁。”顿了顿,他又道:“神剑门的平城分堂距离大人的营地不远,如果大人不信,可以着人去打探。”

上官秀的目光落在青年的脸上,含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章丘!”“民女玉水莲。”那对青年男女一同回道。

“嗯!章先生、玉姑娘,进帐说话吧。”说完,上官秀身形一转,背着手,走进中军帐内。

听闻他的话,那对青年男女明显松了口气。这次逍遥堂捣毁神剑门的一座分堂口,还斩杀了上百名神剑门弟子,可是冒了极大风险的,就算他们的动作干净又利落,没有留下线索,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神剑门查到逍遥堂头上是早晚的事,如果没能打动上官秀,接下来逍遥堂将要独自面对神剑门的报复,门下弟子,统统都得遭殃,到那时,他们可就得不偿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好在这次章丘赌赢了,上官秀对他二人的态度有了立竿见影的转变,他俩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总算落回到肚子里。两人对视一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面露喜色的迈步走进中军帐。

上官秀向他二人摆摆手,笑道:“两位请坐吧。”

“小人不敢。”

“不必客气,现在,你二人已有资格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上官秀身旁的广獠对他二人蛮欣赏的,上次他只是稍微点拨了一下,他二人立刻能领会他的意思,还是挺机灵的。

他笑道:“秀哥不喜欢虚情假意那一套,让你们坐,你们就尽管放心大胆的坐好了。”

“多谢大人!多谢将军!”章丘和玉水莲分向上官秀、广獠拱了拱手,走到一旁的铺垫处,盘膝而坐。很快,安容从外面走进来,送上三杯茶水。上官秀接过茶杯,笑问道:“章先生可是逍遥堂的堂主?”

“堂主是家父,不过家父年事已高,虽未正式传位于小人,但眼下逍遥堂的大小事务,皆由小人在打理。”章丘欠身说道。

上官秀点点头,喝了口茶水,说道:“你的灵武不错。”这个章丘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身上的灵压可不弱,起码达到了灵空境,而且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摧毁神剑门的一处分堂,斩下百余名神剑门弟子的首级,灵武不容小觑。剿灭叛军的时候,他与神剑门弟子交过手,神剑门的剑术确有独到之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与大人相比,小人的灵武只是萤虫之火,不值一提。”在上官秀面前,章丘规规矩矩,平日里的傲气全部收敛起来。就内心而言,他也的确很佩服上官秀的灵武。

“一百万两的银子,我可以资助给你,但不会一次给你那么多。”说话之间,上官秀提起笔来,于一张信纸上写了一行字,说道:“拿我手谕,你可到修罗堂风郡分堂去领二十万两的银子。另外,我还会派人进驻逍遥堂。如果你能善用我给你的银子,接下来的资助还会继续,如果你表现得足够好,我对你的资助也不会仅限于一百万两,但如果你让我失望,那么,即便是这二十万两,我也会连本带利的收回来,等到那时,逍遥堂恐怕就不复存在了,你可听明白了吗?”

“小人谨记大人教诲!”章丘拱手,深施一礼。

“章先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我还是那句话,让我看到你的实力。”上官秀慢悠悠地喝着茶水,说道:“还有,你需牢记住一点,既然投靠了我,最好就不要再生出异心。我能把你捧上天宫,同样也可以把你踩进地府。”

章丘心头一震,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他正色道:“小人在此可指天盟誓,小人投靠大人,绝不后悔,若有异心,天诛地灭,死无葬身之地!”上官秀可是未来的国公,以后自己有了这么一座大靠山,他巴结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背叛他?

他的野心,可不单单仅限于江湖,他还想要得到更多。

上官秀有看到他眼中那抹一闪而逝的光彩,看得出来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对这种人,他并不讨厌,反而很喜欢。他不怕他的人具有野心,反而更怕他的人不思进取,故步自封。

他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说道:“以后,如果遇到困难了,可找修罗堂相助。”

“多谢大人!”

“只要你尽心尽力的为我做事,我不单会支持你的逍遥堂成为风郡江湖的盟主,还会竭尽所能的助你成为整个风国江湖的盟主。甚至,把你提拔进朝堂,也是有可能的。”上官秀含笑道。

听闻这话,章丘立刻起身离席,走到上官秀的正前方,屈膝跪地,向前叩首,一字一顿地说道:“小人必誓死追随大人,为大人牵马坠镫,效犬马之劳,以报大人知遇之恩!”

“呵呵!”上官秀笑了,摆手说道:“章先生起来吧,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想听你在说些什么,我只想看到你都做了些什么。”说话之间,他向一旁的吴雨霏使个眼色。后者会意,从一旁的箱子里,取出一只小盒子,双手捧着,来到上官秀的身旁。后者打开盒盖,里面装的是金、银、铜、铁四面牌子,修罗堂的堂牌。

上官秀的手指在各堂牌上一一划过,最后拿起一块银质的堂牌,向下一扔,甩到章丘的面前,说道:“以后,你即是逍遥堂的堂主,也是我修罗堂的一员,你可愿意?”

章丘急忙把修罗堂的堂牌捡起,紧紧握在掌中,向前叩首道:“多谢大人……多谢秀哥提携!秀哥的知遇之恩,属下没齿难忘。”

“哈哈!”上官秀仰面而笑,这个章丘,真是个聪明人。只可惜他的心思不在军中,不然,一定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将领。他说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是,秀哥,属下告退!”章丘站起身形,把修罗堂的银牌小心翼翼地揣入怀中,又向上官秀深施一礼,转身向外走去。

坐在一旁的玉水莲没有动,上官秀目光一转,向她看了过去,问道:“玉姑娘为何不走?”

“民女想留在军中,服侍大人。”

本书,请勿转载

!

三亚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周口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呼伦贝尔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三亚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周口白癜风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