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江豚夭亡天灾乎人祸乎

2019-08-14 19:10: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豚是全球唯一的淡水豚类,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2500万年。但在今年 月初至4月中旬的44天里,它洞庭湖水域接连发现12头江豚死亡。继有 长江女神 美誉的白鳍豚2007年宣布 功能性灭绝 后,她的近亲江豚也在重演着这个悲剧。江豚保护,刻不容缓。

44天,12头!这已经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看来洞庭湖江豚极有可能成为长江流域最早灭绝的种群。 4月17日,面对洞庭湖 江豚群死 事件,中科院水生所豚类研究专家王丁直言不讳。

事实上,从 月 日发现第一头死亡江豚,到4月15日发现第12头,整整40多天的时间内,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最忙碌的事就是为江豚收尸、送葬。 悲哀一阵阵袭来,痛心疾首 。

春夏之交,正值成年江豚 生儿育女期 ,它们却为何大规模非正常死亡?到底是谁在杀害这些有着 水中熊猫 美誉的国家二级野生保护动物?是洞庭湖水质污染?还是种群内规模性传染病?

解剖结果显示,江豚的肠胃发黑、且没有任何食物,根据我多年的工作经验判断,极有可能死于环境污染造成的慢性中毒。 4月16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彭祥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虽然4月19日传出在武汉水生所解剖的两头死亡江豚为电击和绞杀,但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洞庭湖江豚群死并非简单的电击、绞杀等非法捕捞行为造成,极有可能是湖区环境污染所致。

一天发现4头死亡江豚

你看,我们前天就是在这个地方发现一头怀孕的死亡江豚。 4月16日上午,在岳阳县鹿角镇的洞庭湖雁子洲水域,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兼巡逻队队长何大明指着一片水草茂密的浅滩对记者说, 那个江豚,是下午2时打捞上来的,解剖后发现,她还怀有一头约9个月大的宝宝。实在太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人高马大的何大明抹了一把脸,眼睛死死盯着那片浅滩。

每天两班人员,全天候不间断地在洞庭湖面上巡逻。从早上8时一直到晚上12时。 硬邦邦的面包就是他们的午餐。

何大明讲起发现江豚死亡的过程,依然痛心。 月 日,渔民报告说发现了死亡江豚,当时我就感觉坏事了。 因为,只要发现死亡一头江豚,就要将死亡数字乘以4,也就是说发现一头死亡就等于至少已经有4头江豚死亡。

果不其然, 月 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共发现 头死亡江豚。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何大明的巡逻日志本上显示了接下来发现死亡江豚的记录:4月9日1只,4月12日2只,4月1 日1只,4月14日4只,4月15日1只。

最令人难过的就是前天,一下子发现了4头死亡江豚,这等于江豚的一个家庭已经死绝。 何大明的声音微微有些颤动。据相关资料显示,江豚属于群居的水生生物,往往是一个家庭的父母子女一起生活。

而令巡逻员们更为难过的是,这4头江豚中 头是雌性,其中一头还身怀9个月的宝宝, 这样算下来,就是5条生命。

44天死亡12头江豚,对于洞庭湖的江豚种群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据岳阳市渔政管理站党委书记卢益卫介绍,根据中科院武汉水生所专家的多年监测结果显示,洞庭湖大约生存有85头江豚。这意味着,12头死去的江豚几乎占到了洞庭湖江豚种群的近1/7。

这是一个大事件,需高度重视。 多年从事洞庭湖生态多样性研究与保护的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邓学建教授,在听到洞庭湖江豚群死消息后,如是感慨。

死因扑朔迷离

12头江豚在40天内接连非正常死亡,非但让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感到揪心,也令保护江豚的政府职能部门压力倍增。针对此次洞庭湖江豚群死现象具有突发性、数量多、发现死亡地域范围小等特点,4月15日下午,岳阳市畜牧水产局紧急召集二区四县的渔政局和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负责人对江豚群体死亡事件展开会商。

其实,在此之前,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已邀请岳阳市高级兽医师谢拥军等科研团队,解剖了两头死亡江豚。 解剖结果显示,江豚的肠胃发黑,且没有任何食物,一些内脏器官出现病变。根据我多年的工作经验判断,极有可能死于环境污染造成的慢性中毒。 4月16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彭祥林对记者说。

而协会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11头死亡江豚中,除了2头身体或头部有明显外伤外,其余9头江豚的内脏器官都有明显病变。

为了证实解剖结果,江豚保护志愿者又从湖北武汉和湖南长沙邀请江豚保护专家,对死亡江豚再次进行病例检查。4月16日,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两位专家从武汉赶到岳阳,将2头冷冻的死亡江豚尸体运回武汉,希望通过解剖寻找到江豚死亡的原因。

目前,解剖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不能断言江豚真正的死因。 4月17日,岳阳市渔政管理站党委书记卢益卫表示,按照以往江豚死亡常理推测,至少有水质污染、血防灭螺、采砂船只密集、洞庭湖水体减小、水利工程建设、芦苇治虫等6方面的因素是不能排除的。

对此,作为此次江豚群死事件发生地的东洞庭湖管理部门,岳阳县政府在4月16日也紧急召开会议,要求在查明江豚群死原因之前,暂停血防部门的药物灭螺行动,暂停县属苇叶公司的灭虫行动,降低采砂、货运等湖区内来往船只的航行速度。

事实上,在江豚群死原因的众多说辞中,环境污染是被包括当地渔政部门、渔民及江豚保护协会同时认可的原因。鹿角镇渔民李红军(音)怀疑江豚死亡原因与当地水污染有关。他说,这几年洞庭湖水质越来越差,水污染事件多次发生,已造成鱼类死亡。

江豚喜欢在鹿角镇附近的水域,可鹿角镇就有一个很大的造纸厂,排出的污水,离很远都能闻到刺鼻的味道。 何大明证实了李红军的说法,他们连日的巡逻发现,死亡江豚大都被发现在纸厂的下游水域,接连几天的巡逻,在纸厂下游都未曾发现江豚活动迹象,而纸厂上游则有成群江豚活动。

而岳阳县渔政管理局局长李天怀向记者证实,4月12日,他们接到当地渔民报告,汇入洞庭湖的新墙河河口处发生了严重的死鱼事件, 甚至连乌龟都死了 ,而新墙河上游有一家规模更大的造纸厂。

这些纸厂的污水排放有工业污水排放标准。但进入有渔业生产活动的水域,就应该符合渔业生产的排污标准。我们已经取了水样,送往相关部门检验,等待化验结果出来,肯定依法处理。 李天怀如是表态。

而对于江豚死因的 血防灭螺说 ,岳阳市血防办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血防灭螺药物是全省统一配送,按标准使用。 灭螺已经持续10多年了。况且, 月份就发现江豚死亡,而灭螺是4月份才开始。 其实,血防灭螺毒杀江豚并非没有先例,据知情者透露,每年洞庭湖使用的血防灭螺药物中一种叫氯销柳胺的粉剂就高达 00余吨。

不管原因是哪种,市里已经下了死命令,要彻查江豚死因,确保不再发生江豚死亡事件。 岳阳市渔政管理站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建在纸上的江豚保护区

彻查死因是必须的,但也不能到此为止,更重要的是加强保护,以防江豚群死的悲剧重演。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的一名相关负责人说, 如果不能从深层次上解决江豚保护的难题,那么洞庭湖江豚灭绝是迟早的事。

洞庭湖的江豚保护可以说是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早在2001年,国家农业部就制定了《长江豚类保护行动计划》。长江中下游的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省建立了7个江豚自然保护区。当初,除了湖南洞庭湖外,其余各省均有国家级或省级的江豚自然保护区,而洞庭湖一直到了2005年才建立起市级的 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 。

湖北石首一个县级市的河豚保护,都比湖南先行20年,我们岳阳的江豚保护太落后了。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负责人说。 与其他兄弟省比,我们刚起步。 而记者也了解到,所谓的 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 直到今年2月,在农业部的督察下,有关部门才树立了 岳阳市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界碑 。可以说,这个所谓的保护区仅仅停留在纸上,并未付诸实施。

现在保护区和渔政站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没有人员编制、没有专门的经费,也没有划定核心保护区,并没有真正运作,更没有通过农业部的验收。 岳阳市渔政管理站党委书记卢益卫坦言。

唯一欣慰的是,岳阳市畜牧水产局已经着手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的划定工作,并准备起草相关的制度方案,譬如在核心保护区范围内实行 两禁一限 措施,即禁止一切渔业生产,禁止一切采砂活动,限制过往船只的航行速度。

除了呼吁相关部门能尽快将保护区落到实处外,我们还提出了将保护区升格为省级,将江豚升格为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等目标任务。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负责人表示,同时希望湖南在管理洞庭湖上借鉴江西鄱阳湖的经验,整合资源、理顺机制,成立一个省级政府直管的洞庭湖管理局,以改变现在政出多门、政令不畅的尴尬局面。

洞庭湖江豚群死事件,对于和豚类打了几十年交道的中科院水生所豚类研究专家王丁教授来说更是心急如焚,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 短时间内死亡这么多头江豚,这已经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看来洞庭湖江豚极有可能成为长江流域最早灭绝的种群。

2007年, 长江女神 白鳍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的时候,已经有专家预言,如果江豚数量总体仍呈下降趋势的现状依旧,在未来15年内江豚即将灭绝。如今看来,竟有些一语成谶的征兆。

而洞庭湖中的江豚,无论是生的、还是死的,它们可爱的嘴巴,看上去是永恒的微笑。

血管瘤ct检查
肌无力饮食注意事项
鼻炎吃什么
分享到: